关注我们
荆楚网 > 新闻频道 > 要闻

武六七 “做喜剧,就像小孩儿偷着玩”

发布时间:2021年12月02日08:10 来源: 北京青年报

武六七 “做喜剧,就像小孩儿偷着玩”

前不久,爱奇艺独播的爆款综艺节目《一年一度喜剧大赛》反响热烈,喜剧人武六七的出场作品《漂流记》令人耳目一新,他凭借小丑戏的经典搞笑元素、手工制作的花式道具,唤醒人们的童心。李诞当场点评:“我觉得王梓和武六七是中国最好的喜剧演员。”马东感叹武六七的互动即兴,是一种完全新的形式,“结尾拿着一个破手电乱晃时,让人忽然心酸”。黄渤则笑言武六七的戏可以定义为“一个陪孩子来看而不用到门口抽烟的戏”。

11月22日中午12点,在远离繁华市区的排练厅一隅,北京青年报记者抓住武六七紧张创排的空当,聊了聊关于他做喜剧的那些事。

有意思的是,每当记者试图让他总结诸如精神、内核之类的问题时,他都会顶着标志性的盖头,咧嘴一笑,答案一致是:其实我也不知道。话题也会被他带得散漫,但每每说到演出现场和五花八门的道具,武六七就会热烈起来,手比划着,眉毛眼睛都动,好笑而生动。

影子是神奇的东西

武六七参加一年一度喜剧大赛后,第一场比赛便以8000票的高分成绩直接晋级,进入黄渤队长的piu队。很多观众都注意到,武六七出场时,马东会细心地招呼两边的观众,坐到前排来看。“其实这也是考虑到我与观众的互动特点——离太远,下台走过去再互动可能节奏就没有了;还有一个观演关系的问题,观众离得越近,就越会觉得跟演员是一个世界的,玩起来才有意思,隔得远,观众会没有参与感。”武六七坦言,实际上录《漂流记》那期有点紧张,“我本来就心理素质不好,而且综艺上的观演关系,甚至观众群,都跟剧场不太一样。头天晚上我刷牙的时候就想,跟那些老师们互动,肯定跟普通观众不太一样,我得多一手准备。”没想到现场还真用上了:与会长们互动时,被马东即兴刨了“梗”,武六七不慌不忙冲着徐峥,跟出一句“Too big Too(秃)瓢”,笑爆四座。事实上,武六七从事舞台表演已经有十个年头了,常年在各个剧场里演,他老能碰上一些演员来看,尤其有时候还是即兴演员,无形之中也提升了他的反应力。

说起来,《漂流记》是武六七编剧的第二个作品,已经演过很多次了。之所以选它当比赛的第一个作品,原因在于“它可能笑点不是那么密集,但是它最丰富”。《漂流记》的灵感来自于武六七学英语时看“书虫”时受到的启发,“我当时有做一个指偶剧的想法,看到《格列佛游记》,看了一半扔下书睡觉时就瞎琢磨,正好就把《格列佛游记》跟小纸偶这俩拼到一起了”。这次《漂流记》上喜剧大赛呈现时,武六七又做了很多调整,用细节把故事一补再补,“它更偏小丑戏。这次我用了十五件道具,之前道具没那么细致,只有那个小指偶,没有电视,也没有手电打的光影。小时候我经常在家拿手电照着玩,还喜欢玩狼吃兔子的手影游戏,我一直觉得影子是挺神奇的东西,像生活中这样的灵感我喜欢吸取在表演上”。

武六七进入黄渤队长的piu队,觉得“真挺幸福的。黄渤来排练场挺勤,老给我们带吃的,还老带着我们一块儿去别的组串门儿”。虽然武六七的戏看起来大多时候都是一个人在那儿鼓捣,但除了主创小伙伴的交流,黄渤也给他提过建议,“比如做父母主题那一期,他说我扣题还不太够,观众可能会在这方面扣分,我就加了一些父母的情缘细节。我觉得他说的点都挺到位的,一看就是老艺术家了。”武六七感触最深的是,黄渤人很随和,而且他本身也挺逗的,老喜欢给别人加青岛话的梗,“我们都觉得他很少给我们队投票,如果觉得内容不行,即便是自己的队,他也不给投票”。

找到风格,找到“小方向”

武六七出生于1990年,“小时候长相就逗乐儿,还听话,谁见了都喜欢”。他形容自己从小就爱玩,学习也不好,上课老爱接老师话茬儿,“全班都乐,那个时候我就特享受”。

武六七小时候还喜欢听相声,特喜欢听刘宝瑞,自个儿还爱在家里模仿。“刚上三四年级吧,我能把《斗法》从头到尾说一遍,大人们听了都说,哎呀,这还挺有天赋的,但其实也没人当真。”

武六七笑言他做喜剧跟王梓有挺大关系,“我俩是发小,两家大人都认识,住一个机关大院里,从小玩到大。我们都属于学习不好系列,就是没事儿闲的那种,王梓是出主意的,我是跟着去……我就是老想跟别人逗,站队时候推一把呀,这儿动一下,那儿动一下呀,别人一急我就跑了,又怂又欠那种。后来有个老师教王梓学快板,我妈就觉得我挺贫的,要不学学这个也挺好,于是我们俩就一块儿学了一年多快板。”

初中毕业后,武六七考上了中国北方曲艺学校,面试时的台词、朗诵、无实物表演都得了挺不错的分。学校在天津,有不少相声剧社,临近毕业,武六七还在天津演过一年相声,在茶馆里泡过,他觉得最大的收获是“不怯场了”。

直到现在,武六七仍很感念相声、快板那些曲艺技巧给他打下的喜剧底子,“比如咱们的相声组织‘包袱’有三番四抖,其实国外喜剧也讲究三个beat,也叫three time jokes,我觉得这些门类都有相通之处。”后来出于爱好,他跟王梓一起成立了拿大顶剧社,专注于默剧及小丑戏形式的演出,“我记得很清楚,2011年4月1日成立,刚开始纯是爱好,能坚持这么多年可能也跟人有关系。像我跟王梓,还有后来加入的秀宇、潘越,我们在一块儿就挺舒服的。记得那时候我们常常就在地铁口坐着,能坐到夜里十一二点,看着人来人往,瞎想瞎聊天,说的没一句正经话。”

最初接触到物件剧,缘于2013年来自法国的一个工作坊在中国选演员并教授戏剧课程。武六七一加入就觉得特别好玩。“那时候没什么地方能学这些小众的戏剧,之前完全靠自学,所以自然很珍惜工作坊的学习机会。那些老师大多是外国人,他们来中国见了好多东西都很新鲜,不单单是用偶,还找了好多生活中的小物品,比如杯子、碗、球等等,摆了一屋子的东西让我们拿来做练习。怎么用偶实现人物的跳进跳出,人和物品又可能有怎样的关系……真是学了不少技巧。”他还喜欢自己琢磨,“比如一个杯子,想把它作为道具的话,你得想它是什么性格?它眼睛在哪儿?它是跳着走还是怎么走路……这些对我启发很大。”

那次培训完,武六七交的作业不仅自己挺满意,大家也都挺喜欢,他后来被选中,跟着工作坊剧组在国内排练、巡演,还参加了法国莎拉维拉国际木偶戏戏剧节、法国特拉斯国际戏剧节、法国卢瓦尔戏剧节以及中法文化交流节。几年的物件剧经验,加之编剧课的训练,令武六七觉得“找到风格,找到小方向”,随后几年,他在英国爱丁堡戏剧节、乌镇戏剧节等演出中,又积累了更多的舞台剧经验。

享受现场“出人意料的互动”

武六七的演出,跟观众几乎都是零距离接触。他觉得“现场感”至关重要。所以默剧也好,物件剧、小丑戏也好,他都要做出“现场感”。“那些特别多变的互动,更能让演员有刺激感。假如做一个戏跟观众是隔着的,演多了的话,往往会有一种疲惫。我之前有个戏叫《打苍蝇》,从2012年创作出来,一直演到现在也不觉得腻,因为每次观众都不一样,他们给你的反应也不一样,一起玩得很开心。有的人上来就不敢动,得调动他,比如《清洁工》里有一个环节是我蹲下来擦鞋,让他的脚放到我腿上,有的观众他就不好意思,那我就在腿上垫块布,让他安心。有的人上来,你逗他,他也逗你,反而会出来很新鲜的东西。比如我设计的一个细节点,我跟观众握手,握完手以后我假装嫌他脏,擦手,有的观众一看,就也擦擦自己的手,一块儿玩。现场这种出人意料的互动,特别让人兴奋,也是我很享受的。”

去年疫情期间,武六七编了一个纯互动的小品《大导演》,就是把观众请到台上,让他们跟着演员的示范表演。像这样设计好环节,但对现场发挥没有预设,完全交给观众的状态,让武六七特别嗨:“现场什么情况都有,但是哪怕他就在那儿站着不动,现场也会很有意思的。有一次互动,一个女孩老是做不对,特害羞,就不敢做,我就表现生气、无奈等等,这时观众里有人就特想上来演,那个人一上来,互动起来大家都特兴奋。”

有一次夏天演出,剧场空调没开,台上有大灯烤着,特别热,武六七发现上台的那些观众还是很努力地在那儿演。“可能也就十分钟,但每个人都演得一头一身的汗。我看着灯光照着出的那些汗珠,觉得有他们支持,开心!”

还有一次去天津曹禺戏剧节演出,让武六七印象特别深刻,“那次特逗,我们都不用互动,那些观众就在底下接下茬儿,自己翻包,一片‘好嘛好嘛’的。王梓演的时候,有个老头给他全场做翻译,‘这是开门’‘车开了’……现场效果特好。观众这种喜欢,能让演员也更加投入。”

不少网友觉得“看武六七的戏有疗愈作用”,但武六七坦言自己其实完全没想过治愈,“我只是把过去对一些事的体会和心情、状态表现出来,自然地记录一段生活。”

也有网友揶揄“他的戏只能演给小孩看”,但武六七不在意,“我觉得没关系,一人一个感受,没必要所有人都觉得好。我还是会坚持做自己想做的。”

还有人担心:“他都三十多岁了,以后能一直演小丑戏?”武六七笑言,“小丑就是一个角色,可能我这个人就比较迟钝,比较幼稚。但我觉得戏剧需要帅的型男,也需要丑的型男,所以我其实没那么大压力,做得还挺开心的。”

做道具可以废寝忘食

在武六七看来,做戏就像写日记,一个作品就是当下的一个感觉。它被编成一小段戏后,很多东西又会跟着演出改变,“我以前愿意做一些给成人看的,节奏更快点、比较刺激的。但有了娃以后,就想给小朋友做一些东西,所以现在开始演儿童剧、做儿童场。”

上喜剧大赛之前,赶上疫情没什么演出,武六七天天陪女儿。这样的亲子时光也给他带来意想不到的灵感:“我陪她看绘本、讲绘本时,好多故事挺让我受启发的。她有一本书可以动,里面有一只大兔子和一只小兔子,互相拥抱时,它们用会动的手臂比划着说‘我爱你这么多’,于是大兔子比划出来的爱就大一圈。我觉得这种表现力挺有冲击力的。”

平时给女儿买的东西,武六七也都玩,于是只要他在家,女儿就会黏着他一起玩,“她有一个三角的磁铁,可以用各种三角拼各种形状,我就给她做成一个小狗形状套手上,我演另一只小狗,跟她互动玩,这个游戏她玩起来简直没够。”

不过,武六七很少在家琢磨戏,“真正工作,我有时候在公园,有时候在咖啡厅。在家时没啥动力也没啥想法。我都是写一个关键词,然后再加上图,别人可能都看不太懂,因为它都是行动,没有对白什么的,没什么必要写太细了。在我看来喜剧就是玩,怎么玩出自己的状态。我做这些作品的过程,就特像小孩儿偷着玩,偷着玩往往最开心”。

武六七是个“道具控”,他喜欢在道具上挑战自己,乐此不疲。演出完,他老觉得道具上有遗憾,“因为使用道具一多,有的地方可能就会失误,比如说拿慢了,或者是这个东西碰到那个东西,这个东西掉了,对节奏都有影响。这次《古德拜地面》我其实就不太满意,最后那个气球也不好掌握,有一次比较尬,在现场演的时候气球飞上去,没想到上面有个空调,直接就被吹走了……”

武六七自己做道具时,能到废寝忘食的地步,“我喜欢自己做道具。我感觉精神世界足够丰富的话,一个人待在自己的世界里就会挺享受的。比如做道具,我能做一天”。演一个戏可能就二十来分钟,但最多一次他用了三十多个道具,那真是各方面的挑战——怎么运、怎么摆、怎么拼接、怎么装台、怎么迅速找到、怎么拿出来顺手……“我记得在剧场演二十分钟,我装台就得一个小时,演完再拆一个小时,半夜回家拿上楼又得运半天。有一回夏天我懒得搬上楼,就搁车里了,第二天一看热熔胶全化了,只好把它们重新拼起来,等于又重新做了一遍。”

排练现场,武六七的道具摆满了一间屋,靠墙还摞着几个大纸箱,里面也装的是他的道具。大家觉得没用的东西,在他手里似乎都能用上,小到冰棍棍儿,大到床垫。“我在家一做道具,闺女就跟着捣乱,我有时候就先做一个给她玩,或者做坏了的修一修给她玩儿。”

这次上喜剧大赛,武六七说自己家里人最高兴:“我闺女在电视上一看见我,就特兴奋,嘴里喊‘爸爸,爸爸’。她也爱看王梓,还一边看一边学。我爸妈来回看了好几遍。我妈还跟我说‘你得演一些大家都能看得懂的’。他们很少看我的现场,可能觉得有点跟不上。但其实有家长在下边看,我演的时候也会有点别扭吧……”对武六七来说,参加喜剧大赛最大的好处是,“能把那些喜欢我们的观众筛选出来,不像以前需要一点一点自己发掘,得挖好长时间才能知道,噢,这拨儿人是喜欢我们的。”他还希望“票能好卖一点”,“因为我渴望接着演现场,这样云着挺别扭的”。

文/本报记者 李喆 供图/武六七

【纠错】编辑:郭蔓

Copyright ? 2001-2021 湖北荆楚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在线投稿

版权为 荆楚网 www.cnhubei.com 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imtoken钱包app下载